当前位置:主页 > R生活区 >寻找一种观看的方法 >

寻找一种观看的方法

创始人
2020-07-04 阅读 705

顾名思义,「城市诗学」就是探讨城市文学现象、创作原则与方法的美学理论。这个概念的提出,是基于港式都市文学在中国文学中的独特成就而特别标举的。

长期以来,香港被视为「文化沙漠」,但事实上,香港在都市文学、大众文学方面尤为引人注目。香港文学有自己的一套话语系统,无论是现代主义的实验,还是言情的流行小说,都展示出香港都市文学不可低估的价值。数十年来,张爱玲、刘以鬯、昆南、西西、也斯、亦舒、李碧华、黄碧云、张小娴等作家,都写出了体现香港都市文化特色的文学作品。与此同时,也斯、黄继持、郑树森、小思、陈国球、罗贵祥、洛枫等学者,也都为香港的「城市诗学」作出了理论贡献。

早在《书与城市》(1985年)中,也斯已展露出明确的「城市诗学」思想。也斯在《两种幻象》一文中曾慨歎,香港战后在文学艺术上、政治或思想上,没有一套完整的理论、稳固的基础或可见的发展」,「没有先例可援」。出于这种自觉,他展开了城市新文学观念与创作实践的探索。也斯这样阐述城市与文学:「如何看一本书,又如何了解一个城市呢……找寻一种观看的方法。城市是书本的背景,影响了书本的产生,成为书缘的空白,串连的标点形成节奏,渲染感性。书本探测城市的秘密,发掘城市的精髓,抗衡城市的偏侧,反省城市的局限。若果城市变得非人化,我们总是希望书本可以令人变得人性化。」也斯所说的「找寻一种观看的方法」无疑有方法论的意义,这也是掌握其「城市诗学」观的一把钥匙。事实上,也斯正是从后现代主义的理论视野,来审视香港社会并阐释他的美学思想的,他说:「现代主义兴起于城市,每一个浪潮都跟一个特殊的城市有关,作品也与城市生活密不可分,或者是狂热拥抱文明,希望诗作带着马达的节奏,或者是批评这种文明底下的空虚,以城市象徵精神虚竭的荒地。到了后现代主义者,明知今日再无法归隐田园,大都接受了城市生活,面对城市带来的文明与恶果,只有吸纳新知识、调整旧观念,重建一套新的价值标準。」

也斯充分认识到都市环境的複杂性,他在《都市文化·香港文学·文化评论》中曾说:「都市的发展,影响了我们对时空的观念,对速度和距离的估计也改变了我们的美感经验。崭新的特质陆续进入我们的视野,物我的关係不断调整,重新影响了我们对外界的认知方法。」也斯一方面看到都市时空对人的影响,另一方面也指出了都市是一个多元的文化空间,呈现出的是「不同的文化脉络」:「都市是一个包容异同的空间。里面不只是一种人、一种生活方式、一种价值标準,而是有许多不同的人、生活方式和价值标準」。「你轻易从文化的空间,走入商业的空间,从私人的空间,走入公众的空间,界线模糊,它们是互相重迭,互相渗透的。在这些空间中留连,逐渐发觉很难分辨什幺是本来的、什幺是外来的;什幺是自己的、什幺是他人的;什幺是传统的、什幺是现代的;什幺是东方的,什幺是西方的。」

不再是以一种成见来看城市,也不再以预设的立场来观照生活,自然就会有不一样的书写风格和香港经验,而更为可贵的是本土认同、本土关怀的呈现和兴起。也斯与西西的创作,正体现了这种新的创作意识和观念,他们的创作成了上世纪70年代香港文学的一道新风景。他们改以童心来看香港,改以中西互为镜像的方式来透视生活。也斯的「城市诗学」观念和创作实践,为从新的角度来审视香港的社会历史经验和人情世态,提供了全然不同于以往的方法和取向。

也斯的创作事实上也打破了传统文学观念的成见,如陈少红所言:「在观照城市的角度上,梁秉钧追寻一种发现和介入的真趣,既不愿认同浪漫主义式的沉醉与美化,也抗拒批判现实主义式的肆意鞭击。」他追求的是以新的表现形式来表述城市生活经验。他的诗作《雷声与蝉鸣》《北角汽车渡海码头》《中午在鲗鱼涌》《硕鼠》等,亲近日常生活,从平凡的城市风物中撷取意象,以白描的方式实录生活与事象,却又能从平凡处作出省思,给人以新的城市感悟。也斯的这种创作意趣,无疑体现了城市生活与经验对创作的影响,也体现了新的观看方式给创作带来的新风格。

也斯在谈到自己的诗歌创作时,曾有这样的自白︰「我很想和现实对话,但那种现实,却不是教条或固定的东西。现实是什幺呢,我希望用文字去发现它」。他能以新的意识、新的方法,去「找寻一表现生活经验的文字」,「找寻一种正视经验的态度」,他追求的是「一种柔性的抗衡」,而且也找到了一种表达个人声音的方式。他说,「我尊重那一种声音,因为它找到了自己的位置,做自己想做的事,仍能在这複杂的世界中发出自己的声音」。他有意识摹写、表现的是此时此地的港人心态和一种本土的人文情怀。他只求用文字与他生长的城市对话,用不太华丽的字眼、朴实的方法捕捉事物自然的神髓。也斯的这种情怀可归纳为「人家滋味」,一直延续至他生命的后期。

这「人间滋味」也正代表了也斯「城市诗学」观的另一个美学层面,那就是对生活的热爱,对生活细节的深入观察和对平凡人生的品味。到了这一步,他的「城市诗学」也就达到了一种落实到生活之中的生命感悟、人生境界。这不也正是香港民间社会所一向崇尚的人生态度吗?也斯的「城市诗学」有了「人间滋味」,也就真正有了根,真正体现了香港本土的艺术精神。

正如也斯所说:「要了解和谈论这样一个现代的城市,需要了解其中的複杂性,能够了解这样的複杂性,才能了解现代的文化和生态。」他对香港的理解,正是充分把握了这样一个维度,看到了香港社会、香港文学的混杂性。他找到了一种新的视角、新的观念,来审视香港,也为香港城市诗学的构建,做了具有开拓意义的探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