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百科知识大 >【淮远专栏︰话碗集】将军,添饭 >

【淮远专栏︰话碗集】将军,添饭

创始人
2020-06-13 阅读 167
【淮远专栏︰话碗集】将军,添饭

听说五、六十年代,在大陆即使有猪肉票也常常买不到猪肉。显然正因如此,人们只好吃大量米饭充饑。1960年左右,妈曾给一个闯进我家农场的偷渡者送上一大碗白饭,没有任何佐饭的东西,他也吃得津津有味。在农场长大的小弟,自小不至食无肉,最艰难的时候也起码有病鷄可吃。但为甚幺几十年来无饭不欢而且少饭不欢呢?读小学时,我每年暑假都会和六姑母的儿子结伴到四姑母的製衣厂小住,某夜比试饭量,我一口气吃掉六碗,舀光了饭锅,四姑母只好差人上茶楼买饭。


那时他们的碗该是一般大小吧。眼下我在家里用的,是个绘了雄鷄的专用厚汤碗。不知道饭量超大是否老爸遗传给我的,也不记得他在生或者年壮时每餐吃多少饭了。只记得开农场的日子,晩饭时间很长,因为老爸饭后总爱对着满桌的残羮剩菜,和三两个伙计高谈阔论一番,而我也乐于留座旁听。现在想来,老爸晚饭时总会喝一小杯烧酒,他吃菜该比吃饭多吧。


至于我,自从高中开始狂吃肉类以便块头大些以后,曾经做过十多年的「食肉兽」。新闻系第三年的暑假,我被派去古老的W报实习。报馆每晩开饭两回,六点一桌,八点一桌,都是外包伙食。我这个公屋组实习仔每天採访完就会尽快回到位于荷李活道的报社,吃完一顿晩饭,过两小时再吃一顿。当然,每一顿的饭和菜都不会吃得比别人少。


至于「少肉多饭」时代,该是始于二十年前。除了很能吃饭之外,我也能够用很少菜下很多饭。这两年更发现了一些新的下饭东西:


一、牛油果。半只普通大小的牛油果,就能下一汤碗饭。


二、柚皮。我和妻最近超爱虾子柚皮或鱼唇柚皮。一汤匙煮得黏稠稠的柚皮连酱汁,可以伴一小碗饭吃。


三、罐头鲣鱼。一罐静冈县产的七十五克鲣鱼,半罐便够我拌半碗饭。


至于腊肠(最爱和珍的蚝豉肠和鸭肝肠),当然是众所周知的佐饭佳品,可惜只可以偶尔品尝,在冬天。


不只腊肠,不知从何时开始,米饭也被说成生人勿近,或者老人勿近了。不过,这几年我奉行「倒三角形饮食法」,晚膳饭量削减三分一甚至一半,只不过由于肠胃敏感、往往晚餐后出事而已。眼下,我夜间的饭量已从夏季一碗半、冬季两大碗,减少到四季都以一汤碗为限,只不过分两次吃——先盛半碗,再添半碗,造成吃了两碗的错觉,让自己停口罢了。

顺便提一下,老爸既爱跟伙计们瞎扯,也爱对我吟诗唸词说书。他喜欢辛弃疾,多次朗诵〈永遇乐〉最末三句「凭谁问,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」,然后谈一下这位赵国将军。他这个儿子并没有辛、廉二人的壮志,只想跟父亲一样,吃饭吃到九十九。


2018年8月7日


_20180807_154115

连抓拍,淮远都不忘食与米饭。